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 > 访谈 >

主角访谈(2)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作者:小赵  时间:2017-11-18

(原标题:主角访谈(2))

主角访谈(2)


主角访谈(2)


主角访谈(2)


主角访谈(2)


何润东此次在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中出演温文尔雅的暖男少东家,他笑言,这个男人要在暖和坏之间徘徊。何润东透露,他在剧中唯一的遗憾就是篇幅太短,没能演过瘾,“我演了2个月的戏,最后能剪出8个月。因为都是闪回,吴聘精神永存,简称 人鬼情未了 !我会像幽灵似地跟着大家。”

首次剃光头演绎世纪大暖男

“我平时也算是个暖男”

Q:近期的作品都是硬汉类型,这次又演回暖男?

A:以前《三国》吕布、《楚汉传奇》项羽都骑马打仗,这一次我坐在轿子里人家还抬我,真好很轻松。以前都是我在打人,这部戏是一个很弱的被人家打的人。风水轮流转,以前欺负人,现在被人欺负,我发现一般暖男的下场都比较凄惨。

Q:这个暖男跟你以前演的暖男有何不同?

A:我没有演过太多次的暖男,上一次是《我的男友和狗》,那是一个宅男。这次吴聘是商人,而且时代背景不一样,他有时代的一些包袱、家里的压力,所以在那样的设定下他的表演是比较内敛一点的,很多东西必须靠眼神,说话的语气和语速来表达,这也是为什么导演希望用我自己的声音。

Q:吴聘在剧中是个大暖男,你和吴聘有何相似和不似?

A:厚脸皮一点说,我和吴聘最大的相同点就是我平时也算是个暖男,但是我的EQ可能没有他那么高,有时候我也会有脾气,有发火的时候,但他真的是那种非常没有脾气的人,周莹要怎么样都可以,无条件地溺爱。我觉得这种人应该就是现在女人想要嫁的老公吧。我和吴聘一样都蛮疼自己老婆的,但我对老婆除了疼还有一点怕,哈哈。

Q:这次是首次剃光头?

A:这是我第一次剃光头,其实我一直想剃,尤其是高中的时候,在球队打篮球就想剃光头,觉得比较酷一点,但一直都没有机会,这次就如愿以偿了。我觉得第一次清装戏的光头献给谁都不好,应该要把我的“第一次“献给孙俪,因为孙俪的第一次演戏也是跟我,我们算是打平了。

和孙俪三次搭档情侣均不完满

“下次我演她的闺蜜好了”

Q:史实上的吴聘跟周莹结婚没多少天就没了,据说你扮演的吴聘在20集左右就病逝了?

A:我自己也很难接受,我看剧本的时候以为他会醒过来,结果真的到了出殡,我就知道不会再回来了,我自己看到这一段我都哭了。

Q:吴聘这个角色,你有什么遗憾吗?

A:演得不够,不过瘾。唯一的遗憾就是有几场戏因为实在太冷了,我里面穿的衣服非常多,所以感觉身体肿肿的。如果再来一次的话,我宁愿感冒也不愿吴聘看起来身体肿肿的。

Q:你和孙俪最动情是哪一场戏?

A:好多场戏我都觉得很棒。其中有一场“看月亮”的戏,我和她一起跪在那边,一起看月亮。最开始我以为只是一场很浪漫的戏,没想到我死了以后,周莹的生命里再也看不到月圆了,哪怕真的月圆了,她也觉得心里缺了那一角,因为没有吴聘。

Q:和孙俪演三次情侣都没能圆满,如果有第四次合作的机会,希望和她一起演什么?

A:三次都没有办法演情侣成功的话,我觉得就不可能成功了,那下次我演她的闺蜜好了,无话不谈的好姐妹,对我来说也是挑战。

Q:时隔13年再合作,你眼中的孙俪有何变化?

A:《玉观音》是孙俪的第一部戏,她才19岁,所以会比较嫩一点。导演叫她演什么她就演什么,不像现在有这么多自己的判断或者发挥空间。现在,她的表演某种意义上已经可以说是顶级了,所以她的表演可以运用自如,这部戏展现了她古灵精怪的一面,大家可以发现她是很全面的。

陈晓:我要演出“我有能力我是一个男人”的感觉

在大家的印象中,陈晓一直是斯文有礼的古装男神,而这次陈晓演绎的沈星移这个角色颇有些颠覆,桀骜不驯,性情不羁,看似顽劣,却单纯善良。据悉,剧中陈晓还会被孙俪连扇45个耳光,拍摄时孙俪都下不去手,陈晓却要求孙俪不要留情,“真扇,别留情面!”

颠覆演绎纨绔富家公子

“前后期变化非常之大”

Q:这次新角色沈星移前后期变化非常之大?

A:沈星移是陕西金阳的富家子弟,整个家里面不用操任何心,他等着拿钱花就可以了,所以从小家里面人对他也没有什么期望值,养成了他从小游手好闲、吃喝嫖赌等坏习惯。最早呈现出来就是无所谓、一种烂摊子、自暴自弃的那种感觉。后来家中发生变故,意识到自己要有一些担当。哪怕顶不起这个家,但起码可以表现出“我有能力我是一个男人”的感觉。

Q:对于性格变化如此大的角色,你觉得哪些地方比较难拿捏?

A:最难拿捏的是战线拉得很长,9月底进的组,5月份杀青。在长达八个月的时间里面,你得泡在里面。特别像我这种比较慢热的,我主动要孙俪姐的微信,主动跟她沟通,我觉得你慢热,不能等着别人配合你适应你,你要自己做出一些改变,这样才能快一点进入角色。

Q:你和孙俪的关系前后也是有大变化?

A:最开始他们的身份是主仆关系,她是他的丫鬟,谁知道这个丫鬟跑了,又嫁给别人了,这就让他心里产生了极大的不平衡,他始终要争一口气,一定要把她追回来,一定要属于自己。但是这匹野马极难驯服。直到后来,经历了一些生死,他才慢慢意识到,自己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女孩了。

自曝在孙俪面前连丢两次脸

“我是晓公主,你是孙大爷”

Q:跟孙俪合作会紧张吗?她给你最初的印象是怎样的?

A:一开始会紧张。好多人对她印象是娘娘,其实我看俪姐的戏是《幸福的像花儿一样》和《甜蜜蜜》。可能对她的印象还更多是那个时候。

Q:孙俪给你一直很少女的感觉?

A:之前跟丁黑导演拍过《大秦帝国》,当时是宁静老师演的芈八子,我演的是她的儿子芈琰。俪姐在《芈月传》也演了芈月,所以我刚进组的时候跟她说过,“你也是芈八子,你应该是我妈了。”

Q:据说现在孙俪都叫你“晓公主”?

A:对的,因为俪姐的体力太好了,我在她面前丢了两次脸。有一次拍打戏的时候,我拍完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。俪姐却说,“我没事呢,我还在热身呢!”另一次是拍摄很浪漫的戏,剧情设置是我教她跳舞,最后却变成了她教我。所以她就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,觉得我太娇弱了,让我要多锻炼。我就说,“我是晓公主,你就是孙大爷。”

当父亲之后心态变化大

“多了很多爱”

Q:当了父亲之后心态变化最大的是什么?

A:多了很多爱。之前见一些制片人,他们可能三四年前见过我,中间很长时间没有见,然后最近聚在一起见了一下,说我眼神改变了,好像柔和了。

Q:和老婆陈妍希在挑剧本挑角色上有讨论吗?

A:她有时候会帮我看一看,因为我始终觉得,她对于文字方面领悟能力比我强,我对画面比较有感觉。

Q:你跟陈妍希两个人也属于双职工家庭,怎么安排工作和照顾宝宝?

A:这一段时间她在恢复和调整,我也是挺感谢她的,我接到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她就特别支持我,那个时候我觉得她怀孕了我是不是应该多陪陪她,她就告诉我,这是一个好戏,可遇不可求。

(原标题:主角访谈(2))

发表评论

查看所有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相关新闻

最后更新
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