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吃 > 信仰 >

信仰如海七十四年初心不改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作者:小赵  时间:2019-08-13

原標題:信仰如海 七十四年初心不改

信仰如海七十四年初心不改

  7月3日,周永開在書桌前准備黨課內容。平日裡,他在這書桌前看書、讀報,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。 本報記者徐莉莎攝

  序

  我的信仰是無底深海,澎湃著心中火焰,燃燒無盡的力量,那是忠誠永在。

  ——摘自中共地下工作者頌歌《深海》

  “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,擁護黨的綱領,遵守黨的章程,履行黨員義務……”7月4日,達州市紀委監委小禮堂。鮮紅黨旗下,91歲老黨員周永開庄嚴地舉起右手,與百名紀檢干部一起重溫入黨誓詞。周永開挺直腰身,目光堅定,胸前的黨徽熠熠生輝。

  “……永遠為黨工作﹔要做群眾的模范﹔保守黨的秘密﹔對黨有信心﹔百折不撓,永不叛黨。”1945年初秋,現巴中市巴州區奇章中學后山。黎明前的暗夜裡,在川北地下黨負責人之一王朴庵領誓下,17歲的周永開握指成拳,首次宣誓。特殊環境下,盡管宣誓者故意壓低了聲音,但仍能感受到澎湃著的激情。“那個場景始終在眼前,黨旗真紅,每個人的血液都感覺燃燒起來。”周永開回憶說。

  74年,綿遠悠長。可以讓世界舊貌換新顏,也可讓人青絲變白發。周永開老了,但74年來,入黨誓詞和那面黨旗已經融化到血液裡,本色不變。無論在隱蔽戰線與敵殊死搏斗,還是在縣委書記任上建設美好家園﹔不管是擔任紀委書記同腐敗作堅決斗爭,還是離休后踏遍青山呵護蔥蘢,周永開始終遵循著初心的指引、踐行著神聖的使命。

  這是一種忠誠——青山常在,信仰永存。

  “你給群眾一碗水,群眾就還你一桶蜜”

  正是黨同人民的血肉聯系,讓周永開無論在逆境還是順境,都能坦然面對,信念不變

  眼前的周永開,中等個頭,微胖。不說話時,與普通慈祥的老人無異。一旦開口,讓人驚訝於他敏捷的思維和矍鑠的精神,配上有力的手勢,能強烈感受到一位老黨員刻進骨子裡的風採。

  閑暇時,周永開喜歡與老伴一起翻翻舊照片,回憶過往點滴。面對在原巴中縣任職時期的照片,他會端詳良久,“因為田坎跑得多,那時老百姓都喊我‘草鞋書記’,哈哈。”

  上世紀50年代末,大肆砍伐造成原巴中縣群眾生活燃料極度缺乏。時任縣委副書記的周永開看在眼裡,急在心中,“縣委決定大栽生長期短的巴茅草作燃料,我負責落實。到各鄉發動群眾,走的都是土路,下雨穿草鞋不滑。”

  周永開跑遍原巴中縣大小上百個村落,穿爛10多雙草鞋。當農家護院狗見到他都不叫時,巴中解決了這一群眾最大的困難。

  “那時生活困難,干部到村裡,老百姓在河裡撈到魚,都舍不得自己吃,但卻舍得喊我們吃。”周永開說,你給群眾一碗水,他們就還你一桶蜜,“這就是我們黨和人民的血肉聯系。”

  這樣的感情是一種傳承。抗戰時期,川北地下黨在巴中辦了化成小學和奇章中學,沒錢的人家都可去讀書。“當時有16名地下黨員教師,他們的薪水都用在交黨費、吃伙食、幫貧困學生上。”周永開回憶,在那種學校,他這個窮人家的孩子受到真理的教育。

  在原達縣地委紀委書記任上,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“扳倒李作乾”。這是當年轟動全國的要案。李作乾是原達縣地區罐頭廠廠長,頭頂光環無數,從中央到省、地、縣獎狀有50多張。但這樣一個人卻喪失黨性原則,違法亂紀,奸污婦女。

  收到群眾舉報和上級要求后,原達縣地區成立調查組進駐罐頭廠,周永開任組長。“保護傘天天來阻攔。頂著極大壓力把案情查清后,對他的處理又出現分歧。”周永開回憶,在多次黨委會上,他拿出確切事實証據,証明李作乾不僅違紀,更涉嫌違法。后來李作乾被逮捕法辦后,罐頭廠放了3天鞭炮。

  “當紀委書記是黨交給我的光榮任務,這個任務很考驗人。”周永開說,雖然得罪少數人,但讓大多數人滿意,讓黨和人民滿意,就行了。

  這讓他想起搞地下工作時組織對黨員的要求,“標准就是看你為了人民怕不怕死。”想到這些,周永開無論逆境還是順境,都坦然面對,信念不變。

  “共產黨員隻能退職,不能退休”

  離休后的周永開,把精力投向花萼山,帶領百姓探索一條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發展路子“共產黨員隻能退職,不能退休。不上班了,我就搞調查。”1991年,周永開從原達縣地委紀委書記任上離休。如何再為老百姓做點事?他把目光投向萬源市花萼山。

  花萼山是川東北最高峰,被譽為大巴山動植物基因庫,野生動植物種類繁多。

  花萼山項家坪村原支部書記馬大得記得,那是1993年11月的一天,大雪覆蓋花萼山,晚上11時,從海拔2300米的山梁上傳來呼喊聲。他帶人接應,黑夜中走出5個人,一人一拐,為首的老者滿頭雪花。這是周永開首次上山,花了整整一天。

  上山前,他想的是能否在山上搞旅游。沒想到這裡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,因為窮,當地人就把樹砍掉當柴燒,開荒種糧食,生態破壞嚴重。

  “要把綠色還給大山。”周永開植樹護林的想法日益強烈。第二年,他花費數萬元積蓄購買了一批樹苗,在山上租了兩間茅草房,帶著兩位退休干部職工踏上保護花萼山的征程。

  “莫砍樹、不打獵,為了子孫后代要保護好山林。”每遇村民,周永開就苦口婆心地宣傳。他走遍花萼山11個鄉鎮30多個村,挨家挨戶宣傳。山上條件艱苦,有時巡山一整天,餓了吃干糧,渴了喝山泉,晚上隻能睡在墊著棉絮的木板上。周永開時常感冒咳嗽、腰酸背痛,但他仍然堅持著、守望著。在他的帶領下,項能奎等5位村民加入護林行列,成為義務護林員。

  幾年后,他的苦口婆心有了回報,保護山林逐漸成為大多數村民的習慣,大家自發造林上百畝。

  2007年,花萼山建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。直到彼時,周永開才逐步卸下肩頭重擔。

  “你們空了也去看看花萼山,青山綠樹,很好。”周永開說,這幾年他也在學習,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講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,對他影響很大。

  7月4日,記者登上花萼山。山上綠意盎然,鳥語花香,人與自然和諧共生。

  “離開了那麼多年,當地群眾仍記挂著周書記。”時任萬源市官渡鎮鎮長的張樂告訴我們,花萼山的村民雖因偷掰竹筍被周永開搶過背簍,被周永開批評過,但沒有一個人恨他。“因為知道周書記坦蕩無私,是在為他們長遠打算。”

  但長遠與當前也有不兼顧的時候。過去,村民們習慣靠山吃山,周永開護林,就不能上山放牧、砍伐、挖筍,村民生計受到影響。“當時很苦惱。”周永開說,植樹護林是為什麼?還不是為群眾,“但也不能讓他們現實利益受損。”堵住一條路,必須為群眾開辟新的路。

  “1995年那陣,周書記三天兩頭找我們開會,商量調結構發展山木藥材。”時任官渡鎮項家坪村文書的項爾方回憶。

  花萼山的野生萼貝品質一流,能否人工種植?周永開買來萼貝種子,找到村民李如銀,“老李,你先試種。我聯系了陝西一家中藥材種植基地,你去學,費用不用操心。”

  三四年后,初見成效。當聽說“小小一顆萼貝就賣近10元”,周永開把它捧在手中,瞪大眼睛,“要幫助村民把萼貝發展成花萼山挂帥的藥材。”他有了信心。

  如今的項家坪村,成立了川陝萼貝專業合作社,萼貝年產值數百萬元。已是村支書的項爾方說,“已發展萼貝、黨參、黃荊等10個品種。去年村人均純收入6200多元。”

  太陽落坡石山陰咯,石山涼水就冷浸浸咯。……

  盡管因年事已高,周永開上山的次數少了,但村民記憶裡,周永開察看藥苗園后,哼著當地山歌的背影仍歷歷在目:扶著樹枝拐杖,微駝著背,順階而下。

  “這是培養我們事業接班人的大事”

  周永開一直惦記貧困家庭學生,他集聚力量,定向培養品學兼優的孩子“周爺爺您好,我這次期末考得不錯。”最近,巴中市巴州區化成鎮中心小學5年級的楊小朋友打電話給他的周爺爺匯報成績。

  “楊小朋友全名是什麼?”記者問,“他就姓楊。”

  記者頓悟:周永開是怕媒體打擾孩子的學習生活。

发表评论

查看所有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相关新闻

最后更新
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