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品牌 > 原创 >

如何看待精神原创的价值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作者:小张  时间:2017-03-02

如何看待精神原创的价值

李 跃

◎ 李 跃

自2017年始,包括《人民文学》、《诗刊》、《收获》、《上海文学》、《江南》、《十月》、《作品》、《长江文艺》、《青年作家》等在内的十几家知名文学期刊将普遍提高稿酬标准。对写作者而言,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。提高稿费标准不只是一个经济层面的问题,更是一个具有文化指向的问题,那就是,在这样一个日益商业化的时代,我们该如何看待精神原创的价值,如何给予文化应有的体面与尊严。

按照1999年出台的《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》,“原创作品每千字30元~100元”,改编、汇编和翻译等“演绎作品”的标准则更低。虽然,在现实生活中,这样的标准早已被打破,一些报纸杂志根据自身情况制订了相对合理的稿费标准,但仍有一些出版机构在“忠实”地执行这样的规定。曾有媒体调查,按作者投入的写作时间计算,作者的小时收入经常低于家政小时工。古人说,著书皆为稻粱谋,当写作的稻粱谋功能日渐弱化,当写作成了一个越来越卑微的职业,不能让人获得应有的尊严感,会对一个人的写作热情形成挤压,久而久之导致整个社会的原创力的流失。

我们来看看古人的润笔也即稿费。虽然古代没有专门的出版机构,也就缺乏明晰的稿费标准,但其润笔收入还是令人羡慕的。有人考证历史上第一个拿到高润笔的作家是汉代的司马相如,应陈皇后所请而作的《长门赋》,获“黄金百斤”。白居易为别人写一篇墓志铭,获润笔六十万钱;韩愈一篇《师说》,得润笔五十万钱。比较有趣的是柳永,据史载,吕夷简六十岁生日,请他写了一首词。写好后,所得润笔为蜀锦二端,吴绫四端。柳永觉得太低,借词发了一通牢骚:“腹内胎生异锦,笔端舌喷长江。纵教匹绢字难偿。不屑与人称量。”其实,这样的润笔搁在今天,绝对称得上天价了。

清末及民国出现了现代出版业,开始有了正式的稿费标准。1902年,梁启超主持创办了《新民丛报》和《新小说》期刊,“大约评述及批评两门,金额定为每千字三元。论著门或可略增(斟酌其文之价值),多者至四元而止,普通者亦三元为率。记载门则两元内外,此其大较也。”参照当时的物价,一块钱可以买四十斤大米,近十斤猪肉。曾有人计算过,以购买力而言,鲁迅先生当年的稿费收入非常之高,也正因为赖此有了较为稳定的生活条件,先生才能更好地以文字为匕首,解剖社会人心。

近年来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论调,即写作也只是一门手艺而已。我认为这话只对了一部分。写作也许只是一门手艺,但毕竟是一门特别的手艺。就像不能将教师等同于普通职业一样,写作指向的是灵魂的成长,秦时明月汉时关,时间可以席卷一切现世的繁华烟云,却将诗经楚辞、唐诗宋词沉淀了下来,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华文化河流的源头。没有写作,没有那些直抵内心的诗词文章,历史的血脉该显得何等苍白?

虽然,在这样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,写作者的作品变现途径在增多,很多写作者并不单靠报刊稿费来生活,但上述文学期刊提高稿费标准的举动,毕竟传递出了尊重原创、尊重写作价值的声音。思想是无价的,但在现实生活层面,它也是需要一个合理购买价格的。

从这个角度说,比提高稿费标准更重要的是,合理提高稿酬所得税起征点。前者是自发的、小范围的,后者则是刚性的、普惠性的。目前作者稿酬的征税方法,沿用的还是1980年9月国家颁布的条文,起征点为800元。这么多年过去,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调整了多次,但稿酬所得税起征点仍然死死停留在800元,这样的“遗忘”令文化脸上无光。

写作者是实现文化大繁荣的第一生产力。我相信,一个给写作更多尊严的时代,本身也会因此变得更有尊严。当然,写作者的视野、见识、担当与良知等,都是决定作品品质的重要维度,但这已是另一个话题了。

发表评论

查看所有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相关新闻

最后更新

热门新闻